【转载】克苏鲁风格作品 《凶星》

【转载】克苏鲁风格作品 《凶星》

建议配合BUG观看,效果更佳

 

本文来自SCP基金会

 

《凶星》

 

…流火之日过后,我曾有段时间借住在依沃科德塔楼,虽然很少能见到接待我的主人,但这儿地处西德萨城郊,来往此处的过客不计其数,与他们攀谈使我受益匪浅。当然我最大的收获莫过与温斯特·克拉蒙大师相识。

大师虽已年近六旬,看上去却至多不过三四十岁,但我不便询问他是否修习某种秘术。由于在童年时就已经听说过他的事迹,听闻他到访此地,我请依沃科德家的管事替我牵线,一来二去,我们便熟络起来。

“如果你向一位粗浅的学者询问神秘学中最为奥妙且晦涩难懂的学科为何,想必得到的回答会是占星术。你应当听说过‘言灵’的概念,它会令出口的话语无限趋近于真实。例如你施放某个神术,有五成的把握,若是预言术做出了必将命中的判断,可能会增加到八成。而占星术士通过行星运转的规律、观测星辰的轨道推算未来可能的运行轨迹,与神术士所用的预言术有着本质上的分别。”某日我们在庭院中散步,他这样对我说。

“那么,您也是位伟大的学者,应当在这方面颇有造诣吧?”我问。

他却摇了摇头,似是不屑一顾:“远航的船队已然证实,海面的尽头空无一物,海水化作瀑布坠入无尽的虚空,星辰只是按照造物主预定的轨迹各司其职,非人力可能撼动,观测也谈不上什么意义。”

“但在十五年前,我曾经亲眼目睹一颗星辰的诞生。”

接下来的内容将是我自温斯特大师口中转述:源历1317年的盛夏时分,居住在东部海岸的他发现了许多不寻常的景象,黎明时分,太阳在水晶般澄澈的天空上微弱地燃烧着,近海的沙滩上凝结了一层淡白的冰霜,随着午时的到来,依旧没有融化的迹象;黄昏的光线如瀑布似的倾洒在地面上,遗留下形状不均的点点光斑;夜晚,他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微风中呢喃,似是哭泣,又像是诉说。

这些现象困扰着温斯特。作为一名深谙神秘学与法术的学者,他试图以自己的力量探明真相,然而几天之后,渔民们纷纷传言厄运在这片海域流传,因为潮汐的时刻开始违背此前的规律,再富有经验的渔民出海之后也可能面临长时间见不到一尾鱼的怪象:它们似乎在向某处逃窜,乃至于离开了这片海域。

温斯特非常惊讶,他所有的知识都无法为他解答疑惑。正在这时,他无意中抬头望向天空。此刻正值深夜,卫月笼罩着一层苍白的雾气,繁星在其周围闪烁。一种不安的异样感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他再次仔细打量星空,又从书堆中找到了先知以利亚所绘在羊皮纸上的星图,经过仔细对比之后,他终于在西北的角落中发现了一颗不存在于星图上的星星,它看起来极为渺小,却呈现出暗淡的红色,又被包裹在不祥的气息之中,即使以附加了视野魔法的双眼看去,也难以看清其迷踪。

返回自己的房间后,温斯特尝试了各种魔法,然而皆无应答。他又翻阅大量古卷,没有任何书籍能够告诉他这颗突然诞生的星辰有何昭示。突然间,他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身边低声耳语,当他再次看向那颗星辰时,一种无以言说的冰凉感侵袭他的体内,似乎有只巨大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

随着时光流逝,到了1319年的隆冬,红色星辰终于变得清晰可见起来:温斯特不知道是否有他人注意到了这颗星辰,但所有问卜结果都预示着凶兆。这时他也终于在地下室角落里的一张羊皮卷上找到了某个方法,这是他所见最为繁琐且怪诞的预言魔法,且必须在施术者进入睡梦时完成。

不过这难不倒温斯特。在准备了法术所需的物品并做完前置步骤之后,他在天黑之前便躺在床上准备入眠。作为一名谨慎的学者,他不忘在壁炉中点燃一堆梣木,它的烟雾能够引领生者的魂魄,以防止意外发生。没想到,他做好万全的准备,却独独忽视了一点,那晚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直到破晓时分,他才带着挫败起身下楼。

然而当他踏下最后一级台阶时,他意识到此刻在他身旁起伏的光线极不寻常,太阳还未完全升起,昏暗的光线如潮水般在他身边摇曳。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他打开了门。

在光线的照耀下,他发现沙滩、海岸和整齐排列的渔船都不见了,周围尽是凛冽的峭壁和陡峭的岩石,且呈现出淡淡的猩红色,他的小屋此刻坐落在群山之巅,并且他即刻意识到自己或许并非身处罗曼大陆,因为所有向神明的祈祷都被无形的虚空阻隔,而他目力所能及之处(由于上述魔法,这个范围不容小觑)并无任何熟悉的景象。温斯特举目向前方望去,一道深深的沟壑贯穿而去,将大地一分为二,而他的小屋正坐落在裂缝之间。几乎不假思索,他迈步而出,谨慎地选择了一边站立——这无关紧要。

他又听到了那种呢喃,只是此刻更加清晰。最初得以辨认的是三句短语,“我醒来/我看见一切/并找到它所缺乏的”,正当他思索这句话的意义之时,他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震动。缝隙扩大,深渊的黑暗将他的小屋拆分地支离破碎,向下坠落,还未等他庆幸自己的明智决断,一股更大的震动紧随其后,面前平坦的地表亦出现裂痕,巨石从山间滚落,沙土倾泻而下,他不得不释放了一个浮空术以免一同跌落。接着,他举目向深渊望去。

当第一眼看去的时候,温斯特的心跳因惊骇停止了刹那。他看到,数条细长似触手的事物在缝隙中不安的扭动,地缝中不断涌出黑色液体,仿佛幼崽自母胎中降生时随之滑落的羊水,但显然更加引人不适。突然间这种液体伴随着雾气喷涌而出,大地不住颤抖,更加龟裂,散碎的落岩令温斯特联想到破壳的鸡蛋。作为一个坚毅而果敢之人,温斯特毫不犹豫的念诵咒文,企图在地底之物钻出之前将之扼杀,然而雾气愈发升腾,携着古早的冰霜渐渐将他淹没。

温斯特从莫大的惊惧中霍然起身,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梣木火堆尚未燃尽。

“等待夜晚降临,你可以向天空的西北角张望,那颗繁星比起十几年前更加耀眼了。”温斯特以这句话作为尾声,结束了他的讲述。

“那到底是什么?预示着凶兆?”

“不,那是一颗卵,它孕育着旧神。也许你我无法目睹它的到来,但终有一天,将坠落在这片土地。”

本文有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