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子瞻2剧本

超越子瞻2剧本

出场人物:苏轼,李定,舒亶,狱卒2人或1人,圣旨传递者。

舞台布景:舞台一侧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些文书,舞台中央可摆一张小桌子供苏轼用。


旁白:自古文章憎命达。乌台诗案,一场文人之辱,文史之劫,那郎朗名篇成了加害于名士苏轼的证据,一代骄世之才的仕途断绝了。可是,在那无可奈何的退路上,却竞放着不朽的传世奇葩。现在,让我们走进乌台诗案,走进已在狱中的苏轼,且看他如何涅槃。

(御史大步上场,趾高气昂,1个狱卒上,两人坐定)

李:提苏轼

狱卒:苏轼到······(另一狱卒带着苏轼上场)

狱卒:跪下!(强行推苏轼在李舒二人面前跪下,做完后,2个狱卒分别站两侧)

李:苏轼,你蒙皇恩提拔,却忘恩负义,不仅抗拒新法,顽固不化,竞还敢以笔墨嘲讽,诋毁圣上和朝中大臣,实在罪无可赦,如今你已在押数月,为何还不认罪?

苏:(沉默),我一介文人,所写不过些忧国思时之诗,从未做过以文章诬讽他人的苟且之事,又有何罪可认?

舒:满口胡言!你在《湖州谢上表》中所写的“陛下知其余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不正是说朝中大臣都是爱惹是生非的无能之辈吗?

李:你这是诡辩!我倒要看看你能在严刑之下能撑到几时。

(转向狱卒),来人,上刑!

一个狱卒将动未动

狱卒:禀大人,(小声伏耳语)此犯已在押许久,身体虚弱,只怕受不得刑。如今皇上的旨意将下,等圣旨下来再审也不迟。

李:也罢。苏轼,圣旨不日便下,到时你纵有千句万句,也必死无疑!(说完拍桌负袖而去)

(舒,狱卒随李定下场)

(半夜时分,苏轼在舞台中心望月独坐辗转难眠,起身踱步)

苏:(怅然的样子)唉。我向来不擅长结交权贵,总以那几分文人词名为傲。怎料想平素得意的满腹经纶,却成了获罪下狱的祸首。唉。只待圣旨一下,生死有命罢。

苏:(咏诗忧愁 ,或在桌子上写信)

旁白:圣主如天万物春,

小臣暗愚自亡身。

百年未满先偿债,

十口无归更累人。

是处青山可埋骨。

他年夜雨独伤神,

与君世世为兄弟,

更结来生未了因。

(吟毕静立于窗前)

 

(苏轼彻夜未眠独坐狱中。旁白:“鸡叫声”第二天。

(狱卒,圣旨传递者上场)

狱卒:使者到······

圣旨传递者:罪臣苏轼接旨!

(苏轼跪下接旨)

圣旨传递者:

门下,

敕苏轼:

罪臣苏轼,在外任职,诋毁朝廷,不尊圣上,阻挠新法,罪不可赦。朕赏其才华,念先皇太后旧情,今免其死罪,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署公事。

苏:臣接旨。(领圣旨)

苏轼接旨,狱卒,传旨者下。

 

出场人物:苏轼,马正卿,客人甲和乙或更多

本场布景:中央放一张桌子

旁白:苏轼已经不再是大学士了,亦不再是政客,他将只是个文人。此刻在那荒远的黄州,正洪流暗涌,文的盛放,诗的飞扬,词的狂放,正在酝酿。苏轼要到了,他将在这荒远的一隅涅槃。这一刻,历史在等待着,我们也在期待着。

(苏轼在场上踱步徘徊)

苏:子瞻呵子瞻,你不过一介痴儿罢了。生前“命”身后“名”,亦又如何。是该豁开心胸,另去寻江湖之远,人生乏味了。

马正卿上场:子瞻兄,近况如何,黄州虽偏 ,却也有几番风韵。子瞻兄这种悠然自得的生活,还真让人敬佩呢。

苏:唉,想当年京城梦华,多少文人和我称兄道友,如今一介罪臣身份,大家都忙了呢。多亏了正卿兄一间宅院数斗粮食的帮助,要不然我一家老小早就饿死街头了。

马:子瞻兄莫如此见外,都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了,我当初要潦倒时不也是承蒙了苏兄几番提携吗?

苏:唉,不说那些官场腌躜了,素闻黄州赤壁景色旖旎,今日天气正好,不如我们去同游赤壁,泛舟长江可好?马:好,好,好,我也正有此意,不放多邀些友人,你我一醉方休。

(苏,马先下)

旁白:落难中的苏东坡,孤舟出没烟波里,游饮江上。面对万古东流,苏子怅然,扣弦而歌。

(三人围坐桌旁,桌面摆酒壶,酒杯,苏轼在一旁吟诵)

苏: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出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众客:好词,好词啊,一词歌尽这千古风流啊!

(众人坐到桌前)

马:赤壁之景,实乃水阔啊,长江浩浩,长风朔朔,令人思及古人伟业,实在慷慨。

客甲:是啊,只可惜功业虽立,亦随流水而去,不能长久,我辈碌碌,他日又有何人记得,又留何物在世?

客乙:还请让我吹箫一曲,(乙吹箫,甲唱歌)

甲:桂棹兮兰浆,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于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马,此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这萧声为何如此哀怨呢?

乙:赤壁一战,多少风流人物。如今也归于天地,有何可如这江水一般,永不停息呢?

甲:多么想与明月作伴,与飞仙遨游,把箫声寄托给这凄凉的秋风啊。

苏:赞叹道:水虽东流,却哪见得他真正消逝,明月总有盈亏,却终究未从减损分毫。世间万物,自有其定数,你我尽可享用这江上清风,山间明月。

众客:高兴的笑着说,好好,喝酒,喝酒!

众人举杯畅饮,奏乐,舞女上场,音乐如下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旁白:从“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到“竹杖芒鞋轻胜马”,再到“一蓑烟雨任平生”天纵一代旷世英才,以一纸华笺,一支狼毫,一方水墨,纵横千古江山。乌台诗案,是苏轼的陨落,却是东坡的新生!令古今无数文人痴狂如许的苏轼,令历代哲人参摩不透的东坡,在那场文化之劫中被斩尽了俗世根骨,化为天上一谪仙月,朗润清辉,延绵流潋,映着那千古的万般风流。

众人齐颂《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生。

料峭春风吹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情。

全剧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New Repor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