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克苏鲁风格作品 《凶星》

建议配合BUG观看,效果更佳

 

本文来自SCP基金会

 

《凶星》

 

…流火之日过后,我曾有段时间借住在依沃科德塔楼,虽然很少能见到接待我的主人,但这儿地处西德萨城郊,来往此处的过客不计其数,与他们攀谈使我受益匪浅。当然我最大的收获莫过与温斯特·克拉蒙大师相识。

大师虽已年近六旬,看上去却至多不过三四十岁,但我不便询问他是否修习某种秘术。由于在童年时就已经听说过他的事迹,听闻他到访此地,我请依沃科德家的管事替我牵线,一来二去,我们便熟络起来。

“如果你向一位粗浅的学者询问神秘学中最为奥妙且晦涩难懂的学科为何,想必得到的回答会是占星术。你应当听说过‘言灵’的概念,它会令出口的话语无限趋近于真实。例如你施放某个神术,有五成的把握,若是预言术做出了必将命中的判断,可能会增加到八成。而占星术士通过行星运转的规律、观测星辰的轨道推算未来可能的运行轨迹,与神术士所用的预言术有着本质上的分别。”某日我们在庭院中散步,他这样对我说。

“那么,您也是位伟大的学者,应当在这方面颇有造诣吧?”我问。

他却摇了摇头,似是不屑一顾:“远航的船队已然证实,海面的尽头空无一物,海水化作瀑布坠入无尽的虚空,星辰只是按照造物主预定的轨迹各司其职,非人力可能撼动,观测也谈不上什么意义。”

“但在十五年前,我曾经亲眼目睹一颗星辰的诞生。”

接下来的内容将是我自温斯特大师口中转述:源历1317年的盛夏时分,居住在东部海岸的他发现了许多不寻常的景象,黎明时分,太阳在水晶般澄澈的天空上微弱地燃烧着,近海的沙滩上凝结了一层淡白的冰霜,随着午时的到来,依旧没有融化的迹象;黄昏的光线如瀑布似的倾洒在地面上,遗留下形状不均的点点光斑;夜晚,他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微风中呢喃,似是哭泣,又像是诉说。

这些现象困扰着温斯特。作为一名深谙神秘学与法术的学者,他试图以自己的力量探明真相,然而几天之后,渔民们纷纷传言厄运在这片海域流传,因为潮汐的时刻开始违背此前的规律,再富有经验的渔民出海之后也可能面临长时间见不到一尾鱼的怪象:它们似乎在向某处逃窜,乃至于离开了这片海域。

温斯特非常惊讶,他所有的知识都无法为他解答疑惑。正在这时,他无意中抬头望向天空。此刻正值深夜,卫月笼罩着一层苍白的雾气,繁星在其周围闪烁。一种不安的异样感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他再次仔细打量星空,又从书堆中找到了先知以利亚所绘在羊皮纸上的星图,经过仔细对比之后,他终于在西北的角落中发现了一颗不存在于星图上的星星,它看起来极为渺小,却呈现出暗淡的红色,又被包裹在不祥的气息之中,即使以附加了视野魔法的双眼看去,也难以看清其迷踪。

返回自己的房间后,温斯特尝试了各种魔法,然而皆无应答。他又翻阅大量古卷,没有任何书籍能够告诉他这颗突然诞生的星辰有何昭示。突然间,他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他身边低声耳语,当他再次看向那颗星辰时,一种无以言说的冰凉感侵袭他的体内,似乎有只巨大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

随着时光流逝,到了1319年的隆冬,红色星辰终于变得清晰可见起来:温斯特不知道是否有他人注意到了这颗星辰,但所有问卜结果都预示着凶兆。这时他也终于在地下室角落里的一张羊皮卷上找到了某个方法,这是他所见最为繁琐且怪诞的预言魔法,且必须在施术者进入睡梦时完成。

不过这难不倒温斯特。在准备了法术所需的物品并做完前置步骤之后,他在天黑之前便躺在床上准备入眠。作为一名谨慎的学者,他不忘在壁炉中点燃一堆梣木,它的烟雾能够引领生者的魂魄,以防止意外发生。没想到,他做好万全的准备,却独独忽视了一点,那晚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直到破晓时分,他才带着挫败起身下楼。

然而当他踏下最后一级台阶时,他意识到此刻在他身旁起伏的光线极不寻常,太阳还未完全升起,昏暗的光线如潮水般在他身边摇曳。一股寒意涌上心头,他打开了门。

在光线的照耀下,他发现沙滩、海岸和整齐排列的渔船都不见了,周围尽是凛冽的峭壁和陡峭的岩石,且呈现出淡淡的猩红色,他的小屋此刻坐落在群山之巅,并且他即刻意识到自己或许并非身处罗曼大陆,因为所有向神明的祈祷都被无形的虚空阻隔,而他[数据删除]所能及之处(由于上述魔法,这个范围不容小觑)并无任何熟悉的景象。温斯特举目向前方望去,一道深深的沟壑贯穿而去,将大地一分为二,而他的小屋正坐落在裂缝之间。几乎不假思索,他迈步而出,谨慎地选择了一边站立——这无关紧要。

他又听到了那种呢喃,只是此刻更加清晰。最初得以辨认的是三句短语,“我醒来/我看见一切/并找到它所缺乏的”,正当他思索这句话的意义之时,他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震动。缝隙扩大,深渊的黑暗将他的小屋拆分地支离破碎,向下坠落,还未等他庆幸自己的明智决断,一股更大的震动紧随其后,面前平坦的地表亦出现裂痕,巨石从山间滚落,沙土倾泻而下,他不得不释放了一个浮空术以免一同跌落。接着,他举目向深渊望去。

当第一眼看去的时候,温斯特的心跳因惊骇停止了刹那。他看到,数条细长似触手的事物在缝隙中不安的扭动,地缝中不断涌出黑色液体,仿佛幼崽自母胎中降生时随之滑落的羊水,但显然更加引人不适。突然间这种液体伴随着雾气喷涌而出,大地不住颤抖,更加龟裂,散碎的落岩令温斯特联想到破壳的鸡蛋。作为一个坚毅而果敢之人,温斯特毫不犹豫的念诵咒文,企图在地底之物钻出之前将之扼杀,然而雾气愈发升腾,携着古早的冰霜渐渐将他淹没。

温斯特从莫大的惊惧中霍然起身,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而梣木火堆尚未燃尽。

“等待夜晚降临,你可以向天空的西北角张望,那颗繁星比起十几年前更加耀眼了。”温斯特以这句话作为尾声,结束了他的讲述。

“那到底是什么?预示着凶兆?”

“不,那是一颗卵,它孕育着旧神。也许你我无法目睹它的到来,但终有一天,将坠落在这片土地。”

【SCP】SCP-1959 迷失的宇航员

作者:Lichzeta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5802706/answer/41794478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SCP-1959的照片,攝于██/██/2010
项目编号:SCP-195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在编写时,SCP-1959还没有被收容。赤道以北50度和以南73.2度的所有观察站将处于基金会的监视列表上,并对所有目击者进行记忆消除。在它被回收后,将在Site-██旁边增设一个特殊收容单位。

描述:SCP-1959是一个没有记号的白色太空装,其型号除了一些小改动外很类似于用于Vostok项目的苏联K-1型太空装。套装本身似乎是坚不可摧的。其透明头罩损坏严重导致一片模糊因此无法观测到其内部。目前为止,所有与SCP-1959进行交流的试图都失败了。该套装同时还发出大剂量的伽马辐射。
SCP-1959似乎以恒定的合理速度在环绕在地球轨道上。项目的位置可以在任何时候随意在低地轨道和高地轨道之间变换。SCP-1959会强行闯过任何障碍物(例如卫星),导致其受到严重的结构损伤。
项目有独立行动的能力,但它在大部分时间都保持静止不动。在某些项目有行动的场合下,它的肢体语言显示出极度痛苦并试图打破自己的头罩。有记录显示SCP-1959在再次移动前曾在某位置徘徊了一段时间。在观测到该事件时,项目在被推开前似乎在抵抗某种无形的力量。
附录-01:在██/██/1971登上[删除]的成员第一次在低地轨道上观测到了SCP-1959。观测持续了3小时直到乘员与其失去目视接触。
附录-02:“在对苏联太空计划和解密文件进行了研究后,我们可以很肯定的怀疑SCP-1959就是这三人中的一人,这三人是Aleksei ████████,Andrei ██████,或Sergei ████████。需要进一步研究以完全确定SCP-1959的确切身份。”-███████博士

光看条目本身平淡无奇

再加上外围文档就……

【外围文档】

地面控制

黑暗再次被照亮。耀眼的,红色的,热烈的光。最初这很震撼,太阳在他的视野里变绿,温暖他的身体。和事故之后的一切一样,这是虚假的温暖,一个虚假的希望感。
“我们走。”
当然最初的时候他试图回头充满希望的看着地球,他以为他会被带回去,他的同志会在某天找到他带他回家。现在,他很高兴他们没有。这意味着他们的末日。
“你可以回家。”
这有时候会进入无线电。数年里他一直从家乡里听到持续不断的广播,哦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啊。这几乎是要诱惑他,让他坠落(向地球)。不过他没有,不是现在,永远不是。
“他们要你回家,看看他们的努力……”
他不太确定这是如何发生的,或到底发生了什么。某天他在一架航天飞机上,一次秘密太空飞行,之后……之后他就在这里了,而这个东西也和他在一起。
“你不会撑很久……”
最初他以为这是他的臆想所虚构的。一个让他在冰冷空虚的太空里保持神智健全的办法。不过他在漂向地球时他开始明白,他不是在漂浮。他是在被推动,而他靠得越近,那个东西就越强,这感觉很……不对。
“不对。不对。不对。”
所以他停下了。他也不太明白他是如何做到的。他自己停了下来,停下了他不自然的惯性。让他自己呆在地球轨道上。哦,那个东西是如此的愤怒……不过他也没料到这东西对自己防卫的多么好。
“停不下来……虚弱,可怜的家伙。”
它包围了他周围和他的套装,不是某种坚固的,只是一种存在感。而这个东西让他无法停止。任何他碰触到的东西都在他的速率和硬度下粉碎。即使那些派来回收他的也什么都做不到,只是坠落并死亡。不过你知道……
你将坠落……”
我停下了它。我拯救了我的同志,我拯救了我们。或只是停止了某些必然。不过我不会让它过去。即使我会被困在这个身体,这个套装里,我不会让它过去。总有一天我甚至可以获得控制,当它侵入我深到可以同时杀死我们两个时,我将摧毁我的面具,把它暴露在太空的真空里。不过它太聪明了。太老,也太聪明。所以我将继续坚持下去。我将继续作为对抗那个将刀架在地球喉咙上的死亡的先驱。直到有一天这个婊子养的死去,直到有一天那个东西明白它无法打败我们……我将终于回家。
回家。

控制.收容.保护

【吟诗】民风淳朴SCP,人才辈出基金会

民风淳朴SCP,
  人才辈出基金会。

傲娇总受682,
  颈部按摩173。

人见人爱166,
  苟利国家██

关照晚辈106,
  腼腆暖男096.

威武雄壮076,
  知书达理073.

可爱幼女053,
  起死回生500。

普度众生035,
  大济天下871。

延年益寿426,
  强身健体610.

心胸宽广169,
  身怀六甲231.

众星璀璨134
  梦中情人920.

悬壶济世049,
  救死扶伤840.

珍馐佳肴604,
  美味可口643.

萌宠小兔524,
  可吸可撸247.。

英勇果敢克莱夫,
  成熟稳重吉尔斯。

积极乐观布莱特,
  庄周晓梦蝴蝶王。

车技高超杰拉德,
  终极果粉金博士。

为民除害GOC,
  信仰虔诚地平线。

三巨头者还有谁?
SCP基金会!

SCP-002 “生活”室

项目编号:SCP-00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02必须在任何时候都连接在适配电源上,从而使它处在一个类似于充电的状态下,如果发生停电,项目与设施之间的应急屏障将会关上并立刻进行疏散。当设施恢复供电时,必须交替使用X射线和紫外线脉冲频闪这个区域,直到SCP-002重新连接上电源,并进入充电模式为止。整个收容区必须保持在负气压下。

必需有一个由最少2名人员组成的队伍在SCP-002或其收容区的20米范围内。在接近SCP-002的时候,工作人员必须时刻保持身体接触以确认对方和自己的感知能力是否正常。由于接近项目会使感知可能变得迟钝,扭曲,或受影响,在内的人员应与另一人时刻保持身体接触以确认另一人仍然存在。

3级以下的人员禁止进入SCP-002,此限制可透过可透过两名4级管理员的书面授权免除。发出此授权的指挥者必须在人员进行接触期间由最少5名3级安保人员陪同,并必须暂时放弃自己的职位及安保等级。在进行接触后,指挥者将会被护送至离SCP-002最少5公里外的位置进行最少72小时的隔离及心理检测。如果心理人员认可他适合回到岗位上的话,职位及安保等级将会在结束隔离后恢复。

描述:SCP-002似乎为一个体积约60m³(或2000ft³)的肉瘤。其中一侧立有一个能通往内部的铁门,其内部似乎为一所有着大小适中的标准廉租公寓。 其中一面墙上有一扇从外部看不见的独窗。房间中放有一些家具,详细观察显示似乎都是以雕刻的骨头,头发及人体部位组成。所有测试过的物质都显示房间中所有物品都含有独立的或者断开的DNA序列。

参阅Mulhausen报告[引用于:文件00.023.603]以得知关于项目的发现的细节。

参考资料:至今为止,对象已和7名人员的消失有关。此段期间它也在设施中为自身添设了2盏灯、一张地毯、一台电视、一台收音机、一张豆袋椅、三本以未知语言写就的书、四个儿童玩具以及一株小盆栽。使用各种实验室动物包括高等灵长类所进行的测试无法使SCP-002作出反应。使用尸体亦无法产生任何效果。项目透过某种机制将有机物质转换成有利于吸引人类进入居住的家具。

查看Mulhausen报告 文档编号:00.023.603

Mulhausen报告[00.023.603]

这是关于SCP-002的发现的简短报告

项目于葡萄牙北部的一个在其从轨道上撞向地球时留下的陨坑内被发现。它被一层厚岩石包裹着,其肉质表层因冲击而曝露出来。一名当地农夫偶然地发现了它并告知了村长。当一名4级特工在此区域检测到项目产生的小剂量放射性异常后,项目引起了基金会的注意。

一个由Mulhausen将军带领的SCP安保人员搜集小队立刻被派遣到这个区域,他们很快就将项目保存于一个巨大的容器里,并从附近村落中招募人员对其展开初步测试。三名男人分别进入建筑后消失了。在发现项目的此一致命性质后,Mulhausen将军发布了4A级目击者处决命令(整条村落的约1/3)以确保该项目的消息不致外泄,并且开始将它运输至SCP设施[数据删除]。

在运输的准备过程中,四名SCP保安人员莫名被画在项目的内部当中他们瞬间消失之处。在接下来的检查中发现,项目似乎“长出”了一些新家具,而且开始看似是一所公寓房间的内部。 Mulhausen将军马上下令征用一些三级危险物质防护服给予残存的安保团队成员,他们将容器搬到待命中的货船中,并将其运送到SCP收容设施中。

[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

随着Mulhausen将军被处决,SCP-002被SCP人员重新确保并存入位于[机密]的特殊收容中,也即是现时所在位置。在Mulhausen事件后,除非拥有最少两名4级人员的优先批准,3级以下的人员被禁止进入SCP-002的容器中。

宜居双星星系来啦!

  1. 不不不,你没有看错,这就是模拟,活生生的模拟!

系统主星:Alpha Centauri,大小与太阳相近,白主序星,演化阶段偏上。

第一颗行星Alpha Centauri A,,环境类似金星,但表面温度超越金星,有岩浆海洋存在。

第二颗行星Alpha Centauri B,大部分由金属组成,温度偏高,人类可以生存,但表面不存在液态水。

第三颗和第四颗Alpha Centauri C&D行星是一对宜居双星,均发展出文明,有能力做恒星际航行。

伴星D在空中掠过

第五颗行星是唯一的气态行星,是重要的氢燃料开采地,有一颗冰态伴星、

第六颗行星处于严寒中,其构成物质百分之30是水,有“冰7”【水在极高压下的另一种存在】存在,是Alpha Centauri文明的重要水源。

Alpha Centauri星系还有一颗红矮星伴星带有小行星带,但没有大的行星。

模拟:宇宙沙盘2

《三体》中的黑暗森林法则成立吗?为什么?

黑暗森林法则假设:

(1)宇宙各文明间的信息具有非完全性,他们未曾察觉彼此存在,也不确定自己能否被对方首先察觉;

(2)各文明均认为宇宙中的生存安全是稀缺的;

(3)较低等级的文明能够产生技术大爆炸,有可能赶超较高等级的文明;

(4)宇宙物质文明的总质量守恒。

该法则由此推论:

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

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

我们接受黑暗森林的假设,重新演绎,结果就完全不同:

如果文明星球A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暴露给了B,B比A发达但认为A有成为科技“暴发户”的潜力,那么B有理由认为A在未来的某一年会超越B并对B构成生存威胁。黑暗森林认为,既然如此,B就会尽早毁灭A,以防后者坐大。

但是,

(1)如果B对A采取的行动使自己的存在有可能被暗中的更发达的其他文明C、D、E、F、……Z发现的话,这些文明会不会也对B虎视眈眈?

相比消灭一个现在尚且弱小的A,B更应当重视被黑暗中其他更高级的文明“立即”摧毁,所以B若足够小心,就会选择沉默。

(2)如果B目光短浅到对A实施了毁灭性打击,被C察觉到,作为更高级的文明,C可能更加谨慎,因为他担心鲁莽行事会被D、E、F、G、……Z察觉,所以也会选择沉默。

(3)宇宙中最高级的文明Z实质上有能力毁灭任何一个文明,但他也不能确定黑暗中究竟有没有更高级的文明守株待兔,所以他也不会轻举妄动。

(4)如果自目光短浅的那个B以上的全部文明都选择沉默,B就能够似撞大运一样将A消灭掉;换句话,B的鲁莽会不会付出代价,要看他之上的文明会不会同他一样鲁莽。

 

概言之,越高级的文明越谨言慎行,因此他们之间不会有任何沟通,也就难以发生战争;相反,那些极度低级的、“未开化”的文明之间却可能由于高级文明的缄默而大打出手,不亦乐乎——比如地球和三体文明等。

那么,整个宇宙“社会”的文化结构,就不是“所有人向所有人[是我错了]”的“黑暗森林”,而是饱含幽蓝的【寂静深海】——在那里,理性的海兽们小心翼翼蜷缩着庞大的身躯,维系着可怖的沉默,生怕带起一丁点波动;而微不足道的小鱼小虾们在阳光照得到的浅海欢快地彼此撕咬着。

寂静深海只是描述了不同等级的文明之间的状态,这片深海的未来将是怎样呢?

黑暗森林假设的物质文明守恒可以有所启发:由于宇宙中可供文明发展的物质资源是一定的,更发达的文明需要更多资源,也就难以永远恪守沉默,为了攫取资源而浮上小鱼小虾的浅海。

由于技术条件参差不齐,不同的文明程度间对所持资源的利用程度也不同:两个高级文明间,同等规模的资源在更高文明手中会发挥更大效率;并且更高的文明还能够更早发现新资源。

因此,加入小鱼小虾行列开辟资源新渠道的大鱼,应是在大鱼行列里较小的而非较大的——更大的鱼懂得如何发挥资源使用的极致,从而更晚加入争夺大军。

 

就这样,较大的鱼的加入,使小鱼小虾互动的空间分布扩大,原有的小鱼小虾或被毁灭或被融合,进而使这个互动行列中文明的平均规模提高一个层次。其余的大鱼和海兽继续保持缄默,冷眼窥视水面。随着时间推移,资源需求越发吃紧,迫使深海的鱼不断浮上来。最终,海里的大家伙们都浮上来,在阳光所及的地方热闹着。

所谓寂静深海,或许最后将变成日光海岸——要么滩头只剩下了沙子,要么大家在一起吃着烧烤。

黑暗森林从丛林法则的假设出发,构造一个过分恐怖的宇宙文明间关系逻辑,它用“确保先发制人的毁灭”及其导致的缄默作为解释费米悖论。但借助上述阐释,我们可以了解,费米悖论之所以目前存在,并不是逻辑问题,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那些与我们相当的或比我们弱小的文明尚不足以使其飞船或讯息抵达地球,他们同我们一样需要发展的时间;而那些远超过我们的文明,或许正在恪守缄默,直到未来无法承受资源压力时才转而采取积极行动。

 

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终将与他们相遇,无论这意味着什么,都是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要经历海枯石烂,要经历万年孤寂。

或许到那时,我们能够放下彼此得失,相遇成为了文明间唯一有意义的事。宇宙足够广阔,寿命足够长久,能够允许我们去做这件事。

这是宇宙的浪漫,不是吗?

 

 

给岁月以文明,于是洪荒宇宙便具有了意义;

给文明以岁月,于是我们倚靠历史拥抱未来

New to site? Create an Account


Login

Lost Password?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Login


注册

New Report

Close